<strike id="vb5xl"></strike>
        <big id="vb5xl"></big>

        <big id="vb5xl"><meter id="vb5xl"></meter></big>

        <noframes id="vb5xl"><progress id="vb5xl"><menuitem id="vb5xl"></menuitem></progress>
        <sub id="vb5xl"></sub>

        <progress id="vb5xl"></progress><big id="vb5xl"></big>

        <progress id="vb5xl"><thead id="vb5xl"><cite id="vb5xl"></cite></thead></progress><sub id="vb5xl"></sub>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2336662

        不能忘記的犧牲 ——記抗大四分校在濉溪縣雙堆集苗莊的一場戰斗

        來源: 2022-08-10 09:05:01

        周楊

        1941年5月3日晨,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第四分校第一工作團在東撤的過程中,于安徽省濉溪縣雙堆集西南苗莊與國民黨頑軍遭遇,一中隊一百余名學員為掩護校部和女生隊與國民黨頑軍激戰兩個多小時,傷亡及失散大部,史稱“五三”戰斗。

        由于軍史上把戰斗發生地苗莊描述為“蒙城縣東北”,所以在濉溪縣當地的歷史上很少有此次戰斗的記載。為探尋這場鮮為人知的戰斗,筆者在工作之余多次到戰斗發生地雙堆集鎮苗莊村,走訪戰斗目擊者,勘察當年戰場地形,記錄流傳在村民中間的一些故事。同時翻閱了大量關于抗大四分校的資料和戰斗幸存者的回憶材料,真實地還原出這場戰斗的經過和具體細節如下。

        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第四分校,是由著名軍事家彭雪楓一手創辦的。1938年9月30日,彭雪楓率新四軍游擊支隊于河南省確山縣竹溝誓師東征豫皖蘇地區。為培養基層干部,1939年初創辦了隨營學校。新四軍游擊支隊后來改編為六支隊,隨著部隊的迅速發展壯大,豫皖蘇根據地的建設也初具規模,軍隊及地方干部缺少的問題也迫切需要解決。為此,中央決定將新四軍游擊支隊隨營學校,擴建為抗大四分校。

        1940年3月18日,抗大四分校第一期在永城南麻冢集舉行開學典禮,分校領導干部多由新四軍游擊支隊首長擔任,彭雪楓兼校長,學員有900多人。經過6個月的緊張學習,1940年9月15日,第一期學員順利畢業。

        1940年11月7日,抗大四分校第二期在位于渦陽縣北部的牌坊集開學。第二期學員約900人,編為2個大隊,轄6個中隊和1個女生隊。第一、二、三中隊為軍隊干部隊,第四、五、六中隊為地方干部隊,女生隊隸屬于校本部。彭雪楓師長仍兼任分校校長,劉清明任教育長。其中女生隊共有學員80人左右,隊長解少江。四分校建有學員俱樂部,主任由來自時任宿西縣臨渙集的地方婦女干部汪木蘭擔任。

        第二期誕生在戰亂之秋,剛開學不久,即當年的12月12日,在蕭縣、永城等地區就發生了“耿(蘊齋)、吳(信容)、劉(子仁)”叛變事件,使豫皖蘇根據地遭受了重大損失。

        1941年初,蔣介石制造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此時豫皖蘇邊區也成為國民黨頑固派重點進攻的目標。國民黨調集7倍于我的兵力(9個師20萬人)由南往北向我根據地發動大規模的圍剿,企圖制造第二個“皖南事變”。四師處于日、偽、頑夾擊的嚴峻形勢之中。邊區黨政軍民奮起抗擊,經歷了嚴酷的“3個月反頑斗爭”。

        面臨嚴峻的形勢,校領導根據師長兼校長彭雪楓“一邊進行教學,一邊準備戰斗”的指示開展教學工作。

        四分校從2月份開始,組成3個工作團,也就是三個梯隊,分散隱蔽與敵周旋,并利用戰斗空隙進行教學。師生隨敵情的變化,晝蔽夜行不斷轉移。校部、一中隊和女生隊編為第一工作團,由劉清明教育長率領隨師部活動。

        1941年4月25日,新四軍第四師主力奉華中局和軍部的命令,撤出渦河以南及津浦路西地區,轉移到津浦路以東,鞏固發展皖東北抗日根據地。

        5月1日晚,抗大四分校接到師部的指示,要求分校先轉進到“準上”地區待命,伺機再轉移到津浦路東。

        5月2日晚,第一工作團將近300人轉移到了濉溪縣雙堆集西南苗莊附近。因情況不明,又與友鄰的四師十一旅沒有聯系上。當時部隊已非常疲勞,夜間又下起了雨,女生隊住在苗莊西側房屋條件較好的地主苗友仁家,一中隊住在莊子東側苗立勛、苗立本等幾戶農民家里。一中隊有110多名學員,中隊長楊再林,政治指導員楊致平。自從反頑斗爭開始,該隊就同校部、女生隊一起行動,實際上是擔負起了警衛校部和女生隊的任務。

        5月3日晨,按照戰時慣例,天剛亮學員們即起床打背包,做好待命準備。各班正準備做早飯,突然聽到南面傳來一陣急促的槍聲,隨即校部傳來命令:“緊急集合于村北頭!”全隊迅速輕裝集合。

        原來是我工作團擔任警戒任務的偵查員發現國民黨頑騎八師部隊自東南雙橋方向往西追趕新四軍騎兵,由于偵查員騎乘軍馬所帶的馬駒被敵軍發現,并過早向其射擊,暴露了我軍駐地,頑軍隨即分兵從東南和西南兩個方向向我苗莊駐地發起攻擊。

        緊急情況下,教育長劉清明從全局考慮,果斷命令:一中隊負責牽制和阻擊敵騎兵2個小時,掩護校直屬隊和女生隊向苗莊西北地區的十一旅靠攏,待大部隊轉移后,再分批交替撤退。

        一中隊學員都是部隊選送的營、連級干部,其中還有15名紅軍干部,戰斗力很強。但這一帶是平原地區,有利于敵騎兵運動,地形對我方極為不利,而且戰斗剛打響,據守村口的全中隊唯一的一挺輕機槍就出了故障,火力大大削弱。

        面對十倍于己的強敵,一中隊的同志們堅定沉著,以屋頂、樹干和墻基為依托,頑強地抗擊敵人。由于學員們所攜帶的武器多以手槍為主,還有一些老式步槍。激戰一個多小時以后,學員傷亡很大,彈藥也耗盡了。危急時刻,政治指導員楊致平帶著以紅軍干部為主組成的手槍班,甩掉手槍,撿起犧牲同志的步槍,帶頭跳下屋頂,進行反沖擊,與敵人展開白刃格斗。霎時全隊士氣大振,學員們個個猶如猛虎撲食,與敵人殊死搏斗。在平原地區,沒有重武器和完備的防御工事的情況下,普通步兵在騎兵面前進行沖鋒是無異于自殺的行為。但一中隊的學員們以大無畏的氣概、舍我其誰的必死精神沖入頑軍騎兵隊伍中,與敵激戰兩個多小時,終于勝利地完成了阻擊任務,掩護了校部和女生隊安全轉移。因敵眾我寡,除中隊長楊再林及丁仰琪、白飛、傅玉德等十幾位學員突圍外,其余傷亡或失散。

        現年89歲的中苗村薛學彬老人,在戰斗當天蔽在門后面目睹了新四軍戰士和“馬回子”(當地對頑軍騎兵的稱呼)殊死搏斗的過程,戰后還撿到一把手槍,后來交給當地的游擊隊長。

        在一中隊全體學員用鮮血和生命為戰友們爭取的兩個多小時的撤離時間里,劉清明指揮校部隊和女生隊沿著村后的斜溝向西北急速行軍五十多里,撤到蘄縣集附近澮河南岸的一個村莊,脫離了危險。午后13時許,根據偵察的結果,得知敵人已向西去,四面已無槍聲,才停下來體息,向群眾要了一點吃的東西,稍事休整。

        當天,在距苗莊東北五六里路的三和集駐扎的第二工作團第四、六中隊在聽到槍聲后,隨即集合部隊,向北轉移至南坪集附近隱蔽一天,未受損失。但以第三、五中隊和校政治部組成的第三工作團5月3日下午在蒙城東北的李莊、陶莊(現為陶李莊)一帶休息時,突然遭敵騎兵包圍,我干部學員大部失散或被俘,只有少數突圍。

        一天時間內抗大四分校在兩個地點遭敵襲擊,師生傷亡損失近300人。這是建校以來所遭受到的最大損失。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全校師生經受住了反頑戰斗中最嚴峻的考驗。

        戰后苗莊村民們收殮了胡敬旃、周武烈等8名犧牲學員的遺體,掩埋在村北一個名為“小白墳”的荒地里,為避免敵人破壞,地面上沒有留任何標識。

        指導員楊致平被敵人的馬刀砍中頭部四刀,昏迷在村口井臺上,戰后被村民發現,立刻通報校部派來偵察戰況的濉溪縣本地學員丁仰琪。丁仰琪指揮鄉親們將楊致平抬到莊里,并把他安置在一位老大娘家里休養一段時間,后被村民用小推車送到三十多里外的任集養傷。三個月后傷愈歸隊。彭雪楓師長曾親自前往看望慰問。他那貫穿額頭的傷疤成為抗大的一道風景,被學員們稱為“不怕敵人馬刀的教員”。楊致平解放后一直奮戰在教育戰線,曾任南京林業大學黨委書記,六十年代回到過苗莊,緬懷當年犧牲的戰友。

        “五三”戰斗后,抗大四分校轉移到皖東北抗日根據地位于洪澤湖畔的祖姚莊繼續完成學業。1941年8月30日,經受了血與火考驗的第二期學員畢業。

        從現有資料及幸存者的回憶錄可知,一中隊一百多名學員除十余人突圍外大部傷亡或失散,而苗莊村民卻只在戰后收殮了八具烈士遺體,那么其余學員的下落在哪里?

        根據現場走訪獲取的信息分析,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原因使一些學員能夠幸存下來。

        一、“五三”戰斗是一場遭遇戰,國民黨頑軍起初并不知道抗大學員駐扎在苗莊,其作戰目標是新四軍11旅的騎兵。只因為一中隊不慎暴露駐地,敵軍才臨時改變計劃,對其進行攻擊。由于是場遭遇戰,雙方激戰一段時間后,敵人匆匆西去繼續追擊,少部分學員得以突圍。

        二、據村民回憶,當天為農歷四月初八,村東北十余里外的羅集逢廟會,因為戰斗,大量趕會群眾滯留在村子西側,一些抗大學員隱蔽在民眾之間得以幸存。

        三、當敵人離開時,新四軍及當地黨組織就安排人員到戰場去收容,在麥田里還救回幾名幸存的重傷員,五月份麥子已經快成熟,一部分學員利用麥田的掩護逃過敵人的攻擊。

        幸存的學員因沒能及時趕上大部隊而失散,學校在統計戰斗損失時被列入傷亡數字里。所以就有了一中隊學員大部傷亡損失的說法。

        八十年過去了,苗莊和周邊其他村莊一樣,依然靜靜地俯臥在皖北平原上。時間抹去了一切痕跡,卻無法抹去記憶,關于當年那場戰斗的故事一直在苗莊村民口中傳頌。

        由于戰斗發起的比較倉促,戰斗結束后敵我雙方就匆匆撤離,軍史上有關記載也比較零散。特別是因為地理轄區的變更,對于戰斗發生地的描述比較模糊,“五三”戰斗就這樣逐漸淡入歷史的深處。當年被村民安葬的八位烈士,為了防止敵人報復,沒有做任何標記,至今也沒能建設紀念設施。

        從2007年起,四分校一中隊隊員后人牛占位、朱小平等人曾數次前往戰場遺址進行考察;近年來,北京新四軍研究會四師分會副會長孟秀玲教授又聯系到永城胡敬旃和蕭縣周武烈兩位烈士的后人,準備申請對苗莊“五三”戰斗犧牲的烈士遺骨進行發掘、甄別,以安放到烈士陵園。

        筆者每次去苗莊都會被感動,感動于烈士的犧牲,感動于村民的熱情。苗莊村民就像八十年前積極搶救新四軍傷員那樣踴躍,他們感恩于烈士的犧牲,更在積極地為烈士遺骨的安置出謀劃策。

        2021年是建黨一百周年,為了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紅色資源保護利用開發重要講話精神,根據中共淮北市委宣傳部、淮北市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等部門聯合下發的《關于在全市開展紅色資源普查工作的通知》要求,淮北市已經在全市范圍部署開展紅色資源普查工作,苗莊“五三”戰斗遺址也在重點關注之列。

        感謝北京新四軍研究會孟秀玲教授,淮北市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郜快老師,和宋傳文、張慶梅老師提供的幫助。

        參考資料:

        《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史》國防大學出版社???2009年9月版

        《新四軍第四師大事記》?陸軍第21集團軍編印??1989年12月版

        《抗戰在淮北》第五輯??中共黨史出版社???2002年12月版

        《抗大四分校史資料選編》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9月版

        《雙堆區志》1987年12月版

        Copyright ? 2016 - 2020 www.winning-poker-hand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5013692號 皖網宣備07004號 皖公網安備34060002020003號
        版權所有:淮北市傳媒中心
        嬷嬷用道具狠狠调教女子行房

          <strike id="vb5xl"></strike>
              <big id="vb5xl"></big>

              <big id="vb5xl"><meter id="vb5xl"></meter></big>

              <noframes id="vb5xl"><progress id="vb5xl"><menuitem id="vb5xl"></menuitem></progress>
              <sub id="vb5xl"></sub>

              <progress id="vb5xl"></progress><big id="vb5xl"></big>

              <progress id="vb5xl"><thead id="vb5xl"><cite id="vb5xl"></cite></thead></progress><sub id="vb5xl"></sub>